广告
网易首页 > 网易四川 > 正文

坚守内心热爱 养蜂人与蜜蜂的甜蜜时光

2018-06-21 08:02:30 来源: 凉山日报全媒体
0
分享到:
T + -

蜂蜜在生活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美容、养颜、鲜甜可口。人们也赞扬着蜜蜂的勤劳,可却很少有人想到比蜜蜂更勤劳的甜蜜制造者——养蜂人。在西昌市民胜乡核桃村就有一位六旬的养蜂人——何平。何平从小对养蜂耳濡目染,蜜蜂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孩子,工作之余,他把所有精力都倾注在这些漫天飞舞的小精灵身上,享受着苦尽甘来,苦中作乐的甜蜜时光。

坚守内心热爱 养蜂人与蜜蜂的甜蜜时光

一箱箱蜜蜂箱整齐摆放,成群结队的小蜜蜂在花间曼舞,这就是何平隐匿在深山里的“甜蜜工厂”。

凉山新闻网讯5月的西昌,时不时下点小雨,不大,但足够清洗城市的肺,让它焕然一新。5月25日,恰逢星期六,这个清晨,在一夜暴雨后,小雨依旧淅淅沥沥。坐上车,迎着“呼呼”的大风和毫不停歇的雨,向着牦牛山下的核桃村进发。

跟随受访主人公何平,进山去探寻他养在深山无人知的蜜蜂。车子一路向民胜乡行驶,道路蜿蜒,进山后,信号也没有了。车外是青山绿水,四目春天,人却在车里被摇了个够。行至海拔2400米左右的核桃村时,雨停了,雨后的深山,呼吸都是无比顺畅的,隐匿的“甜蜜工厂”也慢慢浮现了真容。

坚守内心热爱 养蜂人与蜜蜂的甜蜜时光

坚守自己的热爱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与蜜蜂共度甜蜜时光。

因养蜂结缘

在2400米海拔的深山成为“一家人”

“来来来,进来坐。”在一户农家门口,何平很自然的引领着大家进入屋子,此时里屋的火塘已经熊熊燃烧,一下子暖和了所有人。“猪马上杀好了,鸡肉也煮起了。”这时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进来,对着何平说道,旁边一女子又是洗水果,又是倒热水。“这是主人家,他叫余伍撒。”何平说完这话,大家都很惊讶,“啊!我以为这是你家呢。”“关系太好了。”听到这样的话,主人家和何平都笑得合不拢嘴,“我们就像一家人。”而这“一家人”也是因为蜜蜂结下的缘分。

20年前,余伍撒有辆摩托车,经常在民胜乡一带跑摩的,何平上山买蜜蜂时经常要经过这里。“当时农村流行圆桶蜜蜂,每次买蜜蜂,不仅要把蜜蜂带回去,里面的蜂糖也要割下来背回去。好几回,我都是坐他的摩的回家的。”何平说,一来二去,两人就熟悉了,何平让余伍撒也养点活框蜜蜂,这样产量多一些。“活框蜂蜜在摇糖的时候,只需要把表面的封盖拿出来,把蜂糖摇下来后就可以直接放回去,伤害不了下面的蜜蜂。”

余伍撒在旁边笑着说道:“我原来养的是圆桶,在收蜂蜜的时候要一次性割完,蜜蜂需要重新造蜂巢,费时又费力,产量也很低。看到他用活框后,我就跟他学,现在学到点了。去年,我自己养了十多箱,卖了几千块钱。”2014年,何平来到核桃村,将蜜蜂养在这个路过了无数次,被吸引了无数次的村子里。

开始的时候,村民没见过这种新式养法,都偷偷跑来看,就像不经意路过的行人,时不时瞄上几眼。何平发现大家似乎都不好意思开口问,于是,他主动和村民们搭讪,语言不通的就手脚并用。这之中,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哑巴。“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大家都叫他哑巴。虽然他不会说,但是很聪明,养蜂的知识一教就会,让我非常惊讶,我也很乐意去教他。”就这样,不少村民跟他拜师学艺,也想养活框蜜蜂。为了方便交流,听懂村民说的话,何平和爱人开始学起了彝语。

何平的热心肠遇上余伍撒的朴实,两家人就这样成了朋友。“我们上山看蜜蜂,就算他们不在家,我们也是自己在他家头弄饭吃。没时间上来的时候,都是他帮忙看管我的蜜蜂的。有时候我忙晚了,就干脆在他家休息。”何平笑着说道,这里的民风很淳朴,蜂箱一年四季都放在这儿也不会有人去动,十多年来没有掉过一箱。“我喜欢在这边待着,养蜂的同时,还能享受原生态的生活。有时候,我就待在伍撒家,早上起来跑跑步,到山上去捡菌子,照顾一下蜜蜂,这样的生活在城里是享受不到的。”也因为这样,村民都说,“老何,要不你把户口迁过来吧,带我们一起致富。”听到这样的话,何平总是很开心,他在心里默默想:“我一定会带着大家好好养蜂。”

坚持养蜂

是为了心中那份热爱

来到何平的养蜂基地,顿时有千万只蜜蜂的“嗡嗡”声在耳边萦绕,蜂箱里不时飞出一些蜜蜂,何平不时查看一下蜂箱,在蜂群中行动自如,蜜蜂在他身旁显得格外自然和谐。

看着眉慈目善的何平,只要戴上防蜂面罩,马上就变得严肃而认真。他逐一打开蜂箱,仔细查看蜂群的生活情况,打扫蜂箱卫生,摇糖……这一系列的动作如此娴熟。记者注意到,提取蜂蜜都是纯手工活,只见何平拿出巢框,用蜂刷把附着在巢框上的蜜蜂扫下,用刀割下蜜盖,将巢框装进摇蜜机,利用高速转动把蜂巢上的蜂蜜甩进桶里,最后通过过滤网过滤杂质。何平已经记不得自己被蜜蜂蛰过多少次。“这么多年了,被它蛰几针也无所谓了。”

说到何平的养蜂经历,还得从他祖辈开始说起。何平家住琅嬛乡,小的时候,父母就在农村养蜂,传到他这一辈,也有好几个兄妹在养。他的童年是在农村中度过的,农村长大的孩子,平日里的玩耍游戏要比城市里的孩子多得多,吃野果、玩泥巴、打水仗、掏鸟蛋、逮蜜蜂等,名目繁多,总归有很多亲近大自然的机会。

但对于何平来说,跟蜜蜂打交道才是童年时光最深的记忆。很小的时候,他是怕蜜蜂的。因为看过太多次父母被蜜蜂蛰得肿成馒头的样子,内心对蜜蜂充满了恐惧。但由于家里一直都在养蜂,何平跟蜜蜂接触多了,慢慢地,对养蜂也就不再惧怕,反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回忆起这些年的养蜂经历,何平总是很开心。父辈那一代,由于植被多,满山遍野都是野坝子,隔一天就可以摇一次蜂糖,产量相当高。那时候在琅环乡也有很多养蜂的人家,在何平十多岁的印象里,大家都流行挑着两个桶上山买蜜蜂,走上几个小时甚至一天的路是很常见的事。

“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是十三岁那年,因为年龄小,我只背了一个桶。翻山到了现在的发射基地附近后,同行的一个小伙子看上了一桶蜜蜂,立马就把价格谈好了。结果打开另一头后发现蜜蜂太少,他觉得亏了,就悄悄跑了。当时很多村民都在田里种地,得知消息后一个个扛着锄头就开始追。最后我们被带到村民家中,他们进屋谈判,我在外面烤火,村民还烧了土豆给我吃。”何平告诉记者,为什么记忆深刻,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情景惊心动魄,另一方面是因为那晚刚好是打倒“四人帮”的日子,大家都欢欣鼓舞,回到家后已是深夜四点。

家人的支持

是何平坚持养蜂的动力

很多人看到何平养蜂如此专业,都很难相信这只是他的爱好之一,而他真正的工作其实是一名教师。1976年,何平高中毕业,没过多久,也是那年10月份,他就去当了兵,甚至上前线打过越战。直到1979年3月,跟随撤军归来。回来后就当了民办教师,同时也在琅嬛乡家中养蜜蜂,也算是子承父业。但好学的他不满足于现状,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久后考上了会理师范学校,毕业后再次回归教书,之后几十年一直坚守岗位到现在,也从未放弃养蜂的爱好。如今,60岁的他将要在工作岗位退休了。家人都说,养蜂事业也可以告一段落了,但是何平依旧坚持。

“坚持不是为了什么,仅仅只是舍不得放弃。”何平说目前,他总共养了120多箱蜜蜂。

“家人支不支持你养蜂呢?”听到记者的问题,何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:“肯定支持了嘛。”但作为何平的爱人,曾明荣却有不同的意见。谈到蜜蜂,她是又爱又恨。“嫁给他时,我就知道他喜欢养蜂,只是没想到会那么热爱。坚持了一辈子,现在都不愿意放弃。”

曾明荣告诉记者,结婚后,自己跟着何平在买蜂路上摔断过腿,也经常是被蜜蜂叮得满头是包。“我记得她摔断腿那次是在2004年,那时候,我经常去山上买蜜蜂,早出晚归的,因为没有伴,所以总是把她叫上。我们一起满山遍野的跑,那次,她也背着一桶蜂蜜,走路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就把腿摔断了,落下了沉疾。”何平愧疚地说道:“直到现在,要是遇上天阴下雨,脚就会痛。”

“最伤心的事就是帮他看蜜蜂了,因为他要教书,没有那么多时间看管,家里老人也老了,所以只能靠我。一开始我什么都不会,也很害怕被蛰。”不过,几十年过去了,曾明荣也习惯了。从一开始的排斥,到后来喜欢上养蜂。兴许这就是对“爱屋及乌”最好的诠释了。两口子经常一起上山去看蜜蜂,一起出去旅游,感情和年轻时一样好。看着核桃村的风景,曾明荣甚至还想过在那里买块地,盖房种地,过着悠闲的日子。“但是我儿子不同意,说以后老了,自己也不能时刻在身边,很担心我们。”

广结好友

闲不住的“老何”生活如此多姿多彩

大家都说,何平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一边教书,一边养蜂,还参加了舞蹈团,去各地比赛,生活过得多姿多彩。这样的生活,应该是很多人都想要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有跳舞的、养蜂的、教书的。当天跟我们一起上山的尹小春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和何老师也是因为养蜂认识的,当时我在另外一个地方养蜂,我有个朋友刚好是他的战友,就说大家都是养蜂的,可以认识一下。于是把我们的号码给了彼此。”有一天,何平把电话拨了过去,没想到,在听到对方声音时,他赶忙说着打错了。尹小春则在电话那头咯咯笑着说到:“没有错,我就是那个养蜂的。”听到对方的话,何平很是怀疑:“我在想,哪有女娃子养蜂的。”

不过,两人最终还是碰面了。尹小春带着何平到自己养蜂的地方去看,由于她刚接触养蜂,也没什么经验,所以很想学。加上尹小春“打破砂锅问到底”的精神,有什么问题,只要何平有时间,她就马上去请教。没人请教,她就上百度去查,直到弄明白为止。正所谓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看自己”,一年以后,尹小春就“出师”了。

从最原始的养法,到现在的活框养法,何平吃了不少苦。就像他说的:“一两句话根本说不完,索性就不聊那些苦了,所有吃过的苦,最终都让我有了收获,所以干脆就不提了。”谈到收来的蜂蜜怎么销售时,何平告诉记者,目前主要是卖给老熟人,大部分都是回头客,直接在家就能卖完。说到这里,就不得不提何平保存了近20年的200斤蜂蜜了。他说:“这是我买的圆桶蜂蜜,很多人都出高价来买,但我舍不得卖,这通蜂蜜也算见证了我几十年的养蜂经历,越久越有感情。”

悠悠地听完这些故事,再品尝几口何平最纯净和原生态的蜂蜜,口中留香,甜到心头。正值下午时分,天空渐暗,屋外雨又下大了,嗖嗖冷风袭心脾,蜜蜂慌乱返回巢,也是时候下山了。离开这漫山遍野的绿,内心还是不舍。一行人渐渐驶远,可能也不会再去。但何平依旧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坚守着自己的热爱,不知道哪一天才会结束……

文/图 侯丽芳 王亚

官于莉 本文来源: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:官于莉_CN006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任志强:普通人还有机会财富自由吗?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四川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